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今日文成》发行投诉电话:67865416 67810777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专栏 >> 文学 ---- 父亲

父亲

http://l.66wc.com/4958.html  2006/5/11 8:17:00  错误提交

       父亲就这样默默地走了,什么都没有留下,一句话都没有来得及和我说,我只见了他的最后一面。我不相信,我至今仍不能相信,我的父亲已经走了,只有泪水在我脸上流淌着,再大的声音他也不会再醒了。扶起父亲,他的身子好轻呀,当父亲变成一股青烟飞上天的时候,我才感觉彻底失去了他。
       父亲很苦,他一生走得很艰难。回想他走过的痕迹很多,犹如一次长征。为了谋生,带着三个孩子从浙江文成走向福建建阳、崇安,又转回浙江乐清白象,最后因为再障不得不回老家等死。
      父亲一直是沉默寡言的,与母亲的絮絮叨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也造就了父亲与孩子间的隔阂。父亲一直是板着脸,几乎很难见到父亲的微笑,且对于我们兄弟几个给予的只是严厉,冷峻。父亲对我们三个孩子要求很严,总想我们三个能有一番作为。也许值得他高兴的是我作为长子总算是学业有成了,进了国家公务员的行列。为此,他和他最好的几个朋友大肆摆酒庆祝,结果那晚他喝醉了。第一次开始他的唠叨。他说了很多,有些我已经记不得了。记忆中我记得他说他不会被人看不起了,还流了许多泪。那是我记忆中他第一次流泪。
       在我上班后,他开始了他的唠叨。经常是两天一次电话,问这问那,甚至有时放下自己的事情,特地从乐清到我的办公室来看看,我知道他不是很放心我,就怕我的脾气会得罪什么人,而丢掉这份工作。慢慢的我开始发现父亲变老了,不再是那样魁梧有力了。有时,我真想对父亲说:“爸,您最近身体怎么样?”但常常是话到嘴边,又吞回肚子,总认为对于背朝青天,面朝黄土的父亲来说,这实在是一种矫情。不久,医院便查出他有再障。后来他也就没空来了。这句话也始终没有说出口。
      五十五岁的父亲走了,距离他的生日就只差三天的时候走了。母亲原本打算叫我们为他祝寿,谁知天不遂人愿,祝寿却成了送终。从孩提懂事开始,常常在心底许着为父母尽孝的宏愿,却不知道命运从来都是这么充满着偶然。总以为自己还年轻,以为来日方长,以为可以等到一切都水到渠成时再从容尽孝,却不知道“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拥有父亲的时候,总是以事情忙等为借口,从不曾好好陪过他;没有了父亲,才知道原来一个普普通通的陪伴也会带给你无限的伤痛——没有了父亲的日子,想打个电话问候,电话那端永远不再能传来那慈爱的声音;想买束鲜花祝福,却只能静静地放在墓旁。
      也许,我永远也写不完我的父亲,所以,我也从来没有好好的写过他。可是我还是忘不了他死前的那一幕。我父亲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我拉住了他的手,一个老人的、没有了血的、干瘪的手。我大声的呼喊着,他用力地摇摆着他的手,喉咙里不断发出“咕…”的声音,他已经说不出话了。慢慢地,他发不出声音了。忽然,我看见很大、很圆的眼泪从父亲的眼睛里流出来,迅速地洇开在他的脸颊旁。这是父亲第二次落泪了。这时候他还在所牵挂我们吧?我不敢相信我的父亲就要离开我了,我想到了这些日子以来父亲所遭遇的一切,心的疼痛,身体的疼痛,但是,一切的疼痛都不及父亲的眼泪让我更加疼痛,心如粉碎。我放声大哭,可惜再怎么哭喊,他慢慢的合上他的双眼,手不再动了。接着,他没有了呼吸。那个时刻,他也把我带走了。   
      对不起,我的父亲!您,走好…
 
 
注:很长时间,我总想写一些有关父亲的遗事。一则因为父亲刚刚去世,作为儿子,没有开追悼会,就以此来祭奠他吧;二则自己也做父亲了,但是我总觉得自己缺少什么,整理一下父亲走过的痕迹,也是一次回忆吧。
来源/作者:  吴正川
[责任编辑:]
打印本文】 【 】【关闭窗口
>> 相关新闻    关键字搜索:文学 父亲
>> 评论内容
>> 图片新闻

热点回顾 >>24小时 每周 每月

暂时没有相关信息,请稍后访问

原创专栏 >>

· 山风 
· 文学 
· 其他原创 

新闻搜索 >>

关键字:
类 别:

新闻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