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今日文成》发行投诉电话:67865416 67810777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专栏 >> 其他原创 ---- 百鸟朝凤,吹响的是一种信仰

百鸟朝凤,吹响的是一种信仰

□ 韩 殇
http://www.66wc.com/system/2016/5/20/97693.html  2016-5-20 14:25:00  错误提交

  前几天,趁着空闲去看了《百鸟朝凤》,一开始并没有抱太大的期待,因为网络上对它的评价褒贬不一,总体来说,应该是贬多于褒,而听到最多的评价就是“没剧情,很无聊”,这也是让我决定走进影院去看一看它究竟有多“无聊”的原因。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会莫名其妙对别人说的事情特别较真,兴许是因为听得多了,知道人嘴里说出的话多半是个人情绪的加工品,不够客观,因而偏听偏信总不太靠谱,所以想要了解事情原貌,就得自己前去亲证。
  《百鸟朝凤》以主人公游天鸣的成长历程为主线,从小拜师学艺,历经坎坷,以其坚韧毅力、高超技艺和美好德行,终得唢呐王焦三爷真传,并从他手中接过已有两三百年历史的唢呐班,可谓光耀门楣。可随着岁月的变迁,西洋乐器的流入,唢呐逐渐变成了时代的遗弃物,它的作用微乎其微,而唢呐匠更是受到世人的轻视和冷待,接师礼被直接省去,“太师椅”变成“冷板凳”,曾经的敬重演变为现下的不屑。唢呐的辉煌,一去不返。


  迫于生活的无奈,唢呐匠纷纷收拾行囊离开班子,远赴城市谋求生计,唯剩游天鸣孤独地留守,反复擦拭着未必能再用上的营生工具,好比一位隐世的剑客,擦拭着心爱的利剑,不为杀人,只为一种习惯,抑或称之为深入骨髓的信仰。
  当初想方设法让天鸣拜师学艺的父亲,不再以他的儿子为荣,那曾让他逢人便炫耀的“技艺”,如今也成了不务正业的“杂耍”。一个曾将所有希望寄托于儿子身上的父亲,一个曾逼着他非学唢呐不可的父亲,一个本应该最理解儿子心情的父亲,如今却和别人一样,不时冷嘲热讽,当头一棒。当父亲冷冷地抛出那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留着这些破玩意儿干什么”的时候,父亲也抛下了所有的“信仰”;当看到城市中以吹唢呐乞讨的匠人落寞的身影,让他深刻明白,似乎所有人已不再需要唢呐,而他所有的坚守仿若变得毫无价值、毫无意义,也让他感到无尽的迷茫,不知未来的路该去向何方。

 
  “只有把唢呐吹到骨头缝里的人,才能拼着命把唢呐传承下去。”对没落的唢呐技艺坚守不渝的焦三爷,在他人的丧礼上,顶着病残之身,咯血演奏了生命中最后半支《百鸟朝凤》,无奈体力不支,尔后将唢呐交由天鸣继续吹奏,若说影片有泪点,应该就是集中在这一幕。此处这样安排或有深意,在这一刻,两代匠人的传承已超出外在的礼仪形式,而升华为“生命不息传承不止”的精神传承,那是两代人甚至几代人想要共同坚守的带血的信仰。
  影片最后,一代唢呐王焦三爷仅剩一抔黄土一块墓碑,离离荒草、习习冷风,游天鸣站在师父坟前与其亡灵茫然对望,而当亡灵转身背离后,只剩他一人孤身吹响唢呐,那一曲《百鸟朝凤》似乎也终将成为绝响,随着师父远去的背影消失于人世……
  那一刻,我的心中也百感交集,复杂的情绪跌宕而起,大悲大喜如同滚涌的江水,奔腾倾泻。我们都知道,许多东西终难抵御时间的侵蚀,幸运的或许能在文人墨客的某些作品中占有三两页,不幸的则永远淹没于历史的洪荒。
  兴许是导演想要表达“文化传承”的意念过于强烈,反而使影片的某些情节过于造作,比如焦三爷让游天鸣用芦苇杆吸水,风霜雪雨、四季交替,他一路从未成年吸到成年,虽然是想以此表现游天鸣“先天不足后天补”勤练基本功,但过多的强调就会略显刻意,甚至给人画蛇添足之感,让人误以为学唢呐只需会吸水便可。

 
  而影片最后焦三爷亡灵的出现,也显得有些多余,一座孤坟、一个人吹响唢呐足以表达传统文化将无以为继的悲凉。书画艺术创作中有一种手法叫“留白”,就是艺术创作者为使整个作品画面、章法更为协调精美而特意留下相应的空白,给人留余想像的空间,从而达到“无声胜有声”的效果。
  心平气和地看完影片,我仍旧无法评价它究竟是好还是差,但至少有一点我必须得承认,那就是无论它的剧情如何简单平实、如何枯燥无味,都不影响我们去深思某些值得深思的问题,比如传统文化未来的走向。
  而更难能可贵的是,影片也让我们看到,在物欲横流的社会,仍有人在坚持着自己的坚持,信仰着自己的信仰。不为名利,只求心安。

来源/作者: www.66wc.com 
[责任编辑:文网]
打印本文】 【 】【关闭窗口
>> 评论内容
>> 图片新闻

热点回顾 >>24小时 每周 每月

原创专栏 >>

· 山风 
· 文学 
· 其他原创 

新闻搜索 >>

关键字:
类 别:

新闻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