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今日文成》发行投诉电话:67865416 67810777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专栏 >> 文学 ---- 书香梧溪,山水武阳(散文)

书香梧溪,山水武阳(散文)

□ 王微微
http://www.66wc.com/system/2017/12/18/122951.html  2017/12/18 16:56:00  错误提交

 

  上一刻,参与文成县首部微电影拍摄,我还是戏里的巧珍,苍颜白发,背曲腰躬,巍颤颤入席刘基一年一度的太公祭--【伯温家宴】宴席。
  
  下一刻,受邀县文联,参与2014文学创作笔会,铅华洗尽,迈出游戏,一袭旗袍,两寸鞋跟,九分喜悦,精神百倍,赶赴武阳那一场【山风】山水笔会。
  
  这不是一出戏,这正是一出戏。历史长河,浩浩荡荡,人生不过短短百年,百年里,你出演的,何不是一出戏?
  
  梧溪,武阳,一个是富姓人家,诗书望族;一个是刘氏血统,仙风道骨。一个在山脚,书香门第,世代耕读;一个在山顶,神机妙算,叱咤风云。20多里的盘山路,不过一条溪流的距离,溪上那座桥,几百年前,或许只是简陋的碇步,便也成了刘富两家族世代联姻的必经之路。
  
  梧溪有《富氏宗谱》记载:“富氏第12世孙宋咸进士应高公于元至元31年(1294)自南田泉谷始迁梧溪。”原来,梧溪富氏本自南田迁来,这700百年前的邻里渊源,与刘氏家族世代联姻也就不足为奇了。
  
  环水而居,碇步与桥,是一处风景,亦是一种牵引。数块方石,几缕青苔,承载起了梧溪永不磨灭的历史记忆,越是简陋,越是长久。
  
  这一天,微电影【伯温家宴】杀青,我驾着小车,从梧溪桥上驰骋而过,驶向武阳。那一年,你刘家的花轿是不是也从这桥上急急而来?唢呐笛子的欢奏,是不是掩盖不住你当时喜悦的心跳?面如冠玉,布衣韦带的你,是不是紧随轿旁,透过隐隐的红布帘,时不时偷看富家的闺女头戴凤冠、身披霞帔,端坐轿中那一张羞红的脸蛋?一代又一代,花轿从梧溪抬到武阳,从富家抬入刘家,抬进了历史那厚厚的书扉长卷。
  
  总在想,一间茅舍,几缕炊烟,鸡犬相闻,儿女承欢,疏离乱世,渔隐武阳,这天伦,可曾亦是你所想?罢了罢了,这只是我小女子的一厢情愿,历史岂容得儿女情长?
  
  南田武阳,四面环山,高居山之鼎,水之畔。《南田山志》记载:有史传说,刘基的高祖刘集,因受战乱之苦,想找处“世外桃源”安居乐业,于是按习俗向山神“求梦”,结果梦见执羊头而舞,寻访之中,看到一处地方颇合心意,问地名,说是“武阳”,恍然悟梦“舞羊”,遂自丽水迁居至此。
  
  传说仅仅只是传说,但这确实是一块真正的精神领地。有帝王将相之地,定会有帝王将相之气,这是风水命理,似乎历来如此。
  
  驶近武阳村口,路边那几株需数人环抱的大松树,盘枝错节,静默威凛,令人肃然起敬,心有慽慽。目光绕过那树冠,绕过那山峦,绕过那历史的云烟,我看到你左手持汉青书卷,右手轻摇羽扇,一身正气,满目慈祥,呵护着这一方山水,温暖着这一方的黎民百姓。
  
  村前是几百亩的荷花池,千百万朵粉红被簇拥在墨绿的荷叶间,风动处,如粉色海浪翻涌,眉眼鼻息处便沾满荷的清香。这一块洁净地,胜似“世外桃源”啊!我该是早就来看你的,很惭愧,作为文成人,对你的慕名,却是迟迟始自初中课文【卖柑者言】。此时,唯有贴近山水,或是离你最近?或能与你交谈?当繁华与宠爱已成往昔,当苦难与病痛相拥而至,当冷落与误解如霜降临,还好,你依然昂首天外,用你最顽强的姿态,最博大的情怀,如莲花般绽放,朝向爱。
  
  清晨与文友们步入刘基书院,亭台轩榭,楹联碑石,云卧寒山暗香疏影,鱼栖池塘淡泊处世。此书院并非年少刘基真正读书处,是几年前拍【刘伯温】剧时留下的,比之青田的石门洞书院,略显空荡破败,稍稍荒芜零乱,让我瞬间滋生出些许莫名的感伤。透过那一道厚重的木门,那几扇陈旧的木窗,我看到书案前,你孤独的背影,我听到空旷处,你沉重的叹息。“把清魂、化作孤英,满怀忧恨谁诉?”
  
  院中有一池塘,水并不清澈,池中散落的几株荷花,孤独冷清,不似村口那一大片的繁华,它们努力地从池塘中探出身来,吐纳芬芳。我弯腰注视,发现池中有数尾红黑鲤鱼,不疏生人,反复绕亭游弋,泛起的水波层层。这池塘,在一方山水里,位置是最矮的,姿态亦是最低的,而正是这最恰当的姿态,默然静立,站成一处岁月的永恒。
  
  晚饭后,凉风习习,繁星点点,漫步在武阳的天空下,刘基研究会的雷克丑老师一边走一边解说,恍惚间,那探寻历史的声音,像是从林子深处幽幽传来的,那是【四书五经】的翻读?还是【郁离子】的吟诵?
  
  夜静了,心便空了。倚在床上,听蛙鸣蝉吟,我用心,与这个天簌之音回应,历史也便与我应和相融了。那一声声低转耳语,是历史深处传来的疼痛呻吟!比之五雷轰鸣,更能让人震聋发聩。辗转和衣,思绪万千,多少颠簸的尘土,多少愁苦的心绪,多少未酬的壮志,多少疼痛的隐忍,你定是深夜挑灯,伏在案头,将其一笔一墨刻画入历史书卷。“阶下青苔砌上莎,春深烟雨自相和。幽兰生在空山里,纵有清香奈尔何?”唉,曲高和寡,从来如此。身处乱世,满腹经伦难与诉!
  
  这人生的困窘,是历史的悲哀,或许更是历史的必然。谁叫你那么入戏呢?身为开国军师,你神机妙算,运筹帷幄,你慷慨给予,毫无保留,戏里,你只是一位配角,你硬生生把自已演成一名主角。你把主角的台词都说了,你让主角情何以堪!不知谁说过:安宁与自由,谁也无力兼获二者。你胸怀磊落,眼观社稷,你两袖清风,一心助主,你指点江山,心无旁忌。自由者,定会得罪太多,那么,谁还会与你安宁呢?!
  
  还好,山水是清秀的,能同你的灵魂一起逾越险恶的峰顶。在山之顶武阳,你依然胸怀大志,忧国忧民,你青灯黄卷,笔耕砚田,《郁离子》横空出世,这一政治、军事、伦理、道德和哲学思想,得以恩泽后人,熠熠生辉。
  
  你悲悯苍生以立德,你运筹帷幄以立功,你著【诚意伯文集】以立言,你的聪明,后有来者?1375年,你却烟消云散,真正地走入历史尘烟。有多少个版本啊,一说你饱受冷落,郁闷而死,一说你面朝东方,吞金而死,一说你为奸人所害,荼毒而死。而你,为了你的子民不因你而受伤害,死得悄无声息,没有留下只言片语的埋怨与解释。你的善良,你的宽容,你的沉默,你的大智若愚,让刘氏的后代见证了你的大爱!
  
  “正已修身”、“持节不移”是你的为人风范。“身处逆境,自强不息方为强者”,你就是一部史诗,你深厚的思想,影响了整个刘家子孙,甚至延伸到了文成、温州、浙江,乃至整个中华大地。文成是著名的“侨领之乡”,有10万多人遍布海外各地,在我们国内大大小小城市,也遍布我们文成人的足迹,他们吃苦耐劳,朴素无华,他们温厚善良,友爱仁慈,他们坦诚待人,严以律己,绝不会“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三天笔会,“逃亡”两天,没有美丽的的邂逅,没有闪光的碰撞,笨拙而迟钝的我,惶惶然入戏,可我,是热情的,是虔诚的,把心融入山水,可否,用心神与你交换片刻的默契?

 

来源/作者: www.66wc.com 
[责任编辑:张嘉丽]
打印本文】 【 】【关闭窗口
>> 评论内容
>> 图片新闻

热点回顾 >>24小时 每周 每月

原创专栏 >>

· 山风 
· 文学 
· 其他原创 

新闻搜索 >>

关键字:
类 别:

新闻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