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今日文成》发行投诉电话:67865416 67810777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专栏 >> 文学 ---- 三巴掌(小说)

三巴掌(小说)

□ 蒲公英
http://www.66wc.com/system/2017/12/27/123256.html  2017/12/27 17:17:00  错误提交

    “抓回来没?”

    “逮回来了,不过,给那个男的跑了。”

    大个子男人“嗯”了一声,又不放心交代道:“等会只管把人带进来就好,别多话。”

    “晓得的,那武哥,我去把嫂子……”六子被罗旭武拿眼珠子一瞪,噤了口,隔了一会儿,接着说,“我去把那婊子带过来。”

   “呸,混小子,怎么着也是我嫂子,你怎么能叫……”罗旭武也是恨得牙痒痒,哥对她那么好,怎么就敢背着人干出这么良心被狗吃了的事。他朝旁边地里狠狠碎了口唾沫,说,“去,把那个女的带我哥屋里去。”

    “妈了个巴子,啥狗屁事都给摊上了。”罗旭武自言自语着向里屋走去。

    这几天累得够呛,家里统共就两兄弟,老早以前有什么好的,罗旭文都会让着做弟弟的,自从罗旭武长大,罗旭文又娶了兰芝,除了孝敬爹妈的,其余啥好吃好喝好穿的就都进了这个女人屋里。家里头稍重些的活罗旭文都会自己接过去,就连擦桌子抹地这些个小事也舍不得新媳妇做。

    罗旭武就想不明白,村里还有哪户人家是这么个疼媳妇法的,爹妈都有些看不过去,媳妇娶过门是伺候公婆和自家男人的,现在却有些反了。可兰芝怎么就跟个没见过几面的木工跑了呢?还没出镇呢,那个小白脸就独自个儿夹着尾巴跑了,果真还是老娘说得对,这媳妇宠不得,都给宠出这么多幺蛾子了。六子没骂错,这娘们就是个不要脸的臭婊子。

    但罗旭文是清楚兰芝为嘛跑的,就是因为清楚,他才窝囊得藏屋里这么些天。他想着,兰芝能跑就跑吧,跑得了,家里今后也就安待了,自己也好断了念想;如果跑不了,男的就把他腿给折了,兰芝,至于她嘛,还没想好。

    兰芝长得也不算漂亮,就是干干净净的,皮肤也白,不过十七、八岁的,少有姑娘不水灵。罗旭文比她整整大了近一轮,早先家里穷也娶不起媳妇,后来遇着个贵人,因着人老实,干事又勤快,便进了乡里的供销社做事,算是有正经工作的人了,慢慢积起了老婆本,上门给介绍姑娘的七大姑八大姨也渐渐多了。

    罗旭文也晓得自己长得不咋样,不像罗旭武人高马大,身子壮实,加上年纪摆在那,打听的都是些老姑娘,并非长得歪瓜裂枣,但总也是不怎么顺心,那都是些没人要的,怎么觉得接手了心里硌得慌。

    就在五个月前,邻村王大婶给介绍了刘兰芝。罗旭文同老娘头回上门去见人时,刘兰芝就拾掇得干干净净,羞红着脸坐在她爹妈边上,静静地低着头一句话不说。罗旭文怎么看怎么喜欢,他一个劲给刘兰芝空下的碗里倒带来的牛奶,看她一直不停地喝着,偶尔抬眼悄悄望一眼罗旭文。

    刘兰芝家穷得很,下面还带着7个有爬有走的弟妹,只见过没喝过牛奶这些个稀罕物,家里即便有也轮不着她,难得今天爹妈没意见,自己也不好意思抬头,便由着罗旭文倒了一碗又一碗,自己慢慢喝着。

    其实刘兰芝心里,是顶瞧不上罗旭文的,长得黑不溜秋还憨憨的,一看就不讨人喜欢。但自个爹妈瞧上了,说他老实不会欺负人,还挺能干,自己嫁过去只会享福。她想着,只要不用一天到晚看着底下聒噪的娃娃,去哪她都愿意。

    隔了两天,刘兰芝就被她爹妈送到了罗家,说是按着村里习惯先让姑娘到夫家住段时间习惯习惯。罗旭文也晓得,刘家穷得揭不开锅,能少一张嘴是一张,送刘家爹妈回去时,还去仓库里扛了一袋谷子带上。

    对于刘兰芝的到来,罗文旭笑得合不拢嘴,天天好吃好喝当菩萨供着,还不让下地干活,不过一个多月光景,渐渐给养得白白胖胖,越发好看了。罗旭文他娘看不过去,干活总要叫上刘兰芝,有时免不了念叨几句:哪有娶媳妇这样惯着的,这还没过门呢。刘兰芝面上不回嘴,转个身便朝罗旭文撒娇喊累。

    罗旭文心疼未过门的媳妇,敲腿捶背伺候着,还同自己老母顶过真。他老娘觉得大儿子不容易,也就不再拘着束着刘兰芝,想着反正小丫头片子早晚要进门的,等过了门再管教也来得及,先别驳了儿子面子。

    约莫又过了半个月,罗旭文拎着大包小包上刘家正式下了聘,接下来几日热热闹闹,终在一个宜嫁娶的黄道吉日里将刘兰芝迎进了门。

    说到底,刘兰芝还是不情愿的,她不喜欢罗旭文这个人做自己的男人。近月里,即便罗旭文如何宠着惯着,她就只将这个男人当长辈来看。当她的男人,虽不奢想像戏文里的风流才子一般俊,总该年岁相当吧。

    占着罗旭文宠着自己,洞房花烛夜刘兰芝裹牢了被子,就不打算让罗旭文碰自己。却不想罗旭文当天给灌了不少酒,从早就开始想着新媳妇白嫩嫩的脸蛋和小手,到了夜里哪里还顾着这些,借着酒劲,用蛮力就将刘兰芝给办了。

    第二日清醒了,罗旭文有些畏畏缩缩,看着床里头啜泣不停的小媳妇,大冬天里光着膀子跪在被上赔不是。

    刘兰芝也不理他,就是要哭给他看,她觉得自己委屈了,也不能让别人舒服了去。她起先觉得自己之前一直是给罗旭文装出来的样子给骗了,现下见他孬种般跪在跟前,心里更瞧不起他,他觉着,这个男人也就这样,真是窝囊。

    连日来,刘兰芝都没怎么好脸色给罗旭文,有时性子上来了,还会摔下饭碗,但也不真摔,就做做样子。罗旭武见不得嫂子这么明里落哥哥面子,一次没忍住,也就当着哥哥面明着讽了几句,末了拿牛大的眼睛狠狠瞪了一回。

    刘兰芝对着罗旭武却是不敢怒也不敢言的,她也就敢拣罗旭文这一个软柿子捏。其实罗旭武就比刘兰芝大上三岁,有时也是小孩子心性,罗旭文笑笑没理会。

    虽说罗旭武也就20出头,但他常年上山砍柴下地种菜,长得虎背熊腰很是有劲,掐起架来跟头狼似得凶狠,在几个村里,名头都是响当当的。刘兰芝不只听过罗旭武打架的狠劲,早年还亲眼瞧过,她就纳闷了,同个娘胎出来的,他们两兄弟怎么就差这么多。

    罗旭文他娘见着家里没个安生,刘兰芝在家也帮不上啥忙,看她闲得长草自己心里堵得慌,便让罗旭武想个法子,将跟前瞎晃荡的刘兰芝给安排到哪个地方上班去。罗旭文应下了,寻思着能给兰芝安排到哪处比较妥当。

    而闲来无事各处串门的刘兰芝也渐渐同邻里熟络了。

    “旭文呀,你也管管你媳妇,三天两头往外跑,都快跟你一样只在夜里着家了,太不像话。”罗旭文他娘忍不住念叨一句,当初就觉得这小丫头片子性子太跳,可愣是转不过儿子弯来,前些个介绍的多贤惠呀,非要这么个不懂事的。

    “好了妈,兰芝都同我说了,不过就陪陪张婶,都是街坊邻里,人一个老太太生活,去帮衬帮衬也比在家没事干好。”罗旭文觉得老母瞎操心了。

    “呸,你个不长脑子的,家里那么多事我一个人干,什么叫没事干,白养你个白眼狼。”他娘咋呼呼地甩上了门。

    罗旭文不傻,听六子咬过舌根,说张老太请了个木工在家里做活,因着人是外地的,老太太就包吃包住,免了些工钱。那木工他远远站着瞧过,白白净净长得不错。但兰芝一直陪着张老太闲唠嗑,几天里也没人瞧见她和木工讲过话。

    自个儿稍微一提这事,兰芝就死命得哭,像是遭人冤枉受尽了委屈,这还没开口多讲什么就这样了,罗旭文哪还敢再开口,暗地里观察了几日,瞧着也都是规规矩矩的,也就放着了,只是还留着个心眼,想着大伙儿都看着,青天白日的能出什么事,老母还在边上守着呢,还是给兰芝找个活干紧要些,办成了也就没这么多事了。

    可就在头天夜里,兰芝竟毫无征兆的,跟着小白脸木工跑了,啥东西没带,就两套娘家带来的衣裳。罗旭文连着几天夜里都在忙给刘兰芝进卫生所的事,乍听到这消息,好久都没回过神来,想着哪里做错了吗?没呀,那怎么兰芝就跟个没讲过几句话的外乡人跑了呢?

    罗旭武气得不轻,啥好吃好喝都给臭娘们占去了,还没留下个崽就想跑,呸,这回面子里子全丢完了,拿过门后麻绳就要去追,回过头又问六子:“哪个方向?啥时候晓得人跑了?”

    “麻子晌午就在地头上瞧见两个人跑了,朝镇里去的,那王八蛋山西过来的,八成想带嫂子回乡,追快些,上车可就没戏了。”六子推了推罗旭武,示意边走边讲。

    罗旭文没什么动静,就愣愣的站着,看弟弟和六子跑去追人,他就想着一句:这在早些时候是要浸猪笼的呀。

    罗旭武脚程快,带着一伙弟兄追了一宿,终究在岭山头把人给截住了。气喘吁吁的木工回头远远瞧见追来的身影,立马甩开刘兰芝伸出的手,转身便跑。想起刘兰芝的气急败坏及木工的落荒而逃,罗旭武就憋不住笑,压在胸腔的恶气仿佛瞬间就出了。

    把人绑着进了屋,罗旭文看着狼狈的刘兰芝跌倒在地上才找回一些真实感。

    “哥,你说咋办?”罗旭武见哥哥不吭声,上前问了一句。

    “你们都出去。”

    屋子空了,就留了罗旭文与刘兰芝。罗旭武同六子及其他几个叔伯兄弟站在屋外听里头动静。

   “啪啪啪。”连着三声有节奏的巴掌声,屋里女人大叫:“你干什么?”

    紧接着,又连着几声巴掌响,都是下了力气的,屋外人都能听到回声,女人叫了几声便没了声响。

    “我是不争气,臭不要脸的,你给我生出个带把的就滚回娘家去。”怒骂过后,门被打开,罗旭文走了出来,又重重摔了门,更多的怒气撒在门上。

    村里顾及罗家面子,事情就这么慢慢淡了,刘兰芝进了卫生所安安分分地工作,再后来,九月怀胎,带把的儿子落了地,她也没离开。虽然有时还会给脸色让罗旭文看,但一直也相安无事。

     1975年的一天,罗家突然就搬到镇里去了,村里少有他们的消息,只在2009年听说,罗旭文生癌症走了,曾经给他们做媒的王大婶还和刘兰芝有着联系,就老听她反复念叨那几句话:“老头子在时地抹得可干净了,现在也就剩我了。”“那三巴掌打在他脸上,我现在想起来才心疼。”

 

来源/作者: www.66wc.com 
[责任编辑:张嘉丽]
打印本文】 【 】【关闭窗口
>> 评论内容
>> 图片新闻

热点回顾 >>24小时 每周 每月

原创专栏 >>

· 山风 
· 文学 
· 其他原创 

新闻搜索 >>

关键字:
类 别:

新闻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