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今日文成》发行投诉电话:67865416 67810777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专栏 >> 文学 ---- 桃之夭夭(随笔)

桃之夭夭(随笔)

□ 月牙儿
http://www.66wc.com/system/2017/8/15/118249.html  2017/8/15 8:56:00  错误提交


桃,蔷薇科,落叶小乔木。

叶为椭圆形,树皮暗灰色。花可赏,果可食。

桃花,算不得名花。房檐、屋后、墙角,乡村人家,哪一户有它。

桃之农家,如屋后的黄瓜与扁豆,种子一丢,破土而出,迎风沐雨,也就大了。没人照看,无人在意,亲切得仿若墙上的蓑衣、斗笠、锄头。

青的瓦、的墙,一株艳艳的桃。天与地忽然亮了,房与屋忽然柔了。桃花的颜色实在好,轻轻的、粉粉的、嫩嫩的,是画家笔下饱蘸水彩,纸上匀开、、悄融。这晕染的花红呀,浓也不是,淡也不是,也不是,也不是,刚刚好的粉,带点白,带点,是姑娘温柔低头的羞,是天边涂抹的霞,是仙桃顶上的

乡下的春一茬茬花儿赶趟儿开,杏花、梨花、油菜花儿。一株开着花的流光溢彩,喜气洋洋。没有叶,只有花,一朵挨一朵密匝匝。而不远处,金光灿烂的油菜,奢侈地铺满一地,黄的,粉的,的,将乡村框进一幅春天的画中。

攀一枝桃花,哼唱阿牛的《桃花朵朵开》,满枝桠的花骨朵,都是粉红的梦。小心翼翼,不敢惊醒它。

暖暖的春风迎面吹,

桃花朵朵开。

枝头鸟儿成双对,

情人心花儿开。

……

这歌,通俗、好听、易懂,俗世的喜悦,迎面而来。

电影《天下无双》王菲饰演公主,梁朝伟饰演小霸王,一棵开满花的桃树下两个人相遇、相知、相爱。

漫天的粉,轻轻扬扬。

他说,爱一个人爱的太深,人会醉。说这话的他,心有甜蜜、有疼痛、有苦涩、有憧憬、有挣扎。再强硬的人,遇到爱情也会变柔软,冰冷的铠甲之下,有什么破土而出,似草芽上的一滴露。

一滴露,滑落,是公主为爱情流的泪。那泪空灵,如王菲天籁般的嗓音,不染尘埃。

连续剧——《神雕侠侣》,有一个岛的桃花。

一少女,清澈的眼神,空灵、皎洁、明净。

桃瓣纷飞的树下,舞剑吟诗、作画填词,精灵一般的人。

一朵桃花开

又一朵桃花开。

双?还是单?

饶是聪明绝顶的她,遇到爱情也会又蠢又笨。她问桃花,那个呆子,是否也在喜欢她?

蓉儿——蓉儿——

憨憨的靖哥哥,总在后面追着她。

黄蓉与郭靖,他们的爱情在桃花岛落地生根。

小汐写桃花,像艳遇一样忧伤。果然是的,桃瓣,轻、薄、飘,它的易逝,不可捉,一如崔护写的诗句“人面不知何处,桃花依旧笑春风”。春风起,桃花开,惆怅满腹,从何追?

眼前也就浮现那样的一双眼,长长的,细细的,略带红晕,状若桃花,似醉非醉。撞见那样的眼波,只觉缤纷潋滟,意乱情迷。

所谓回眸一笑,心荡意牵,不过如此

电影《霸王别姬》,张国荣饰演虞姬,妩媚、风情,眼波朝你一扫,心跳无端漏了一拍,触电一般,陷入其间,无法回神。想来,那样的眼,便是“桃花眼”,勾人魂魄。

春秋时期息国君主的妻,容颜绝代,脸似桃花,称为桃花夫人。楚王灭掉息国,将其占为己有。桃花易主,终日不语。楚王问:为何总不说话?她答:一妇人,事二夫,纵不能死,又有什么可说的?

至此,再见桃花,多了一层意思,为它的节气,浩然喝彩。

桃之夭夭, 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 宜其室家。诗经里的桃花,一幅岁月静好,喜悦安然的画面。而,桃花夫人,所向往的也不过是陌上人家,寻常夫妻,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而已。

民国文人——胡兰成,一个走着桃花运的男人,也写桃花。

桃花难画,因要画得它静。

这是《今生今世》中开篇的第一句话,多少人对这一句,一见倾心,作家雪小禅亦是喜欢,一个“静”,似乎有着无限的匡思冥想。

却又疑惑,朝秦暮楚,用情浮泛的他,如何说桃花是静的?从其原配玉凤,到民国女子张爱玲,女护士小周,再到寡妇范秀美,日本女房东一枝,旧相识佘爱珍……对胡兰成来说,开不完的桃花运,兴许,是自以为的风流吧。

桃花才骨朵,人心已乱开。有人写胡兰成懂得桃花的简静,一如他懂得桃花的浮艳。他让自己的今生今世盛开得亦如一树桃花——亮丽缤纷而又冶荡荼靡。

而他写家乡的桃花——是村中惟井头有一株,春事烂漫到难收难管,亦依然简静,如同我的小时候。或许,童年永远是每个人心中贞静的往事,如故乡井头一株简静的桃花。

我的童年,亦如此

童年的村叫花前村,童年的溪叫飞云江。岸上有石如鹅卵。左边麦苗,右边桃树。

树不高,一米不到,低低矮矮,枝条却粗,且黑,苍老遒劲,一幅沧桑模样。枝头开桃花,一朵挨一朵,细密的花蕊,顶端一点红,火柴头一般。

花儿,随手可折。枝头随时可攀。略一弯腰低头,香气,隐隐,袭面而来。小孩玩性大,攀枝折花,一律桃花插满头。一枝、一枝,丢得满地是,却不管,擎着粉红的花,兴高采烈地,一头一脸的汗。累了,躺树下,也就睡。

阳光暖暖地铺下来,风儿轻轻地吹过来,一片,一片,又一片,粉色的瓣,薄单单地飘呀飘。

也会遇到桃园的主人,拿着竹条子,大喝:短命的,摘了这么多花,糟蹋了多少好桃子呀!她的声音甚是高亢,惊得我们兔子一般四散而去。

临逃,忘捏一支桃花。

回家,到处找酒瓶子,洗净,灌上清水,插上桃。粉粉的时光,从一支花上洋溢而出。花瓶儿高高地置窗台,谁也不许碰,时不时地看一眼,只觉陋室生辉岁月温柔

桃有正气。桃木剑可辟邪。

而它的花,亦可食用可煮粥、做羹,制作菜肴。中医认为,桃花性平,味苦,无毒,有消食顺气、养心活血、养颜美容等功效。

唐高宗刚刚立武则天为皇后的永徽六年。三月桃花盛开,唐高宗病中见薄薄的雪覆于桃花瓣之上,脱口而出——雪夜桃花

御膳房,挑选食材,为高宗做了这道菜,病中的高宗,胃口大开,传为佳话。

而风靡一时的连续剧《花千骨》,有一经典片段,小骨为师傅制作桃花羹,独特的味道,缭绕不绝,犹如白子画不可言说的爱。

春天,桃花遍野。

呼朋引伴看桃花,一树又一树的粉,夭夭地,静静地。穿梭、倚靠、拍照,击缶踏歌: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折花枝当酒钱。

……

这是唐伯虎的世外桃源,亦是我梦中的世外桃源。

桃之夭夭,且坐,且赏,且醉

一人,一诗,酒,一桃花,足矣,足矣呀

来源/作者: www.66wc.com 
[责任编辑:张嘉丽]
打印本文】 【 】【关闭窗口
>> 评论内容
>> 图片新闻

热点回顾 >>24小时 每周 每月

原创专栏 >>

· 山风 
· 文学 
· 其他原创 

新闻搜索 >>

关键字:
类 别:

新闻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