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今日文成》发行投诉电话:67865416 67810777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专栏 >> 文学 ---- 叔叔.爸爸(短篇小说)一

叔叔.爸爸(短篇小说)一

□ 月牙儿
http://www.66wc.com/system/2018/1/15/123790.html  2018/1/15 10:10:00  错误提交

【一】
   1.
   熟悉的场景,熟悉的人。梦中,玲子被那种痛到肌肤的怜悯狠狠地戳了一下。
   “叔叔,叔叔,你疼吗?”玲子听到自己的声音带着哭腔。“叔叔,叔叔,躺下休息吧。”玲子眼角的泪又一次被逼仄出来。一颗,一颗,从梦中真实地滚落……
   依然是临死前的样子。叔叔脸色铁青、身体瘦弱,以至于他的背佝偻着不堪的弧度。那颤巍巍的弧度,像一柄弯刀从她的心尖上一次又一次地滚过。
   “叔叔不要走,不要走……”玲子伸出双手想抓住逐渐模糊的人。她的喃喃自语惊醒了抓空的手,蓦地睁开眼睛,呀,又是一场梦!
   夜的寂静肆意汹涌,滴答滴答的闹钟从枕边碾过,无边的夜黑浓郁着一场窒息的忧伤。玲子摸摸枕头,泪水打湿了枕巾。梦中的心悸清晰残存,贯穿心肺的疼痛还未平复。
   2.
   15年前,妈妈领来了一位陌生的男子。
   “以后叔叔就和我们一起生活了。”妈妈微笑地对玲子说。
   “你是谁?凭什么来我们家,滚出去!”14岁的玲子浑身是叛逆的因子,她被突如其来的事实惊呆住,成了一只愤怒的刺猬。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从玲子的脸上劈过去。玲子惊愕地望着扬起手臂的妈妈,妈妈也不敢置信地望着自己挥打下去的手,一旁的叔叔也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玲子最先反应了过来,她一扭头冲进了黑夜,眼泪以决堤的姿势汹涌而出。一弯月牙在天际冷冷地嘲笑,笑玲子那慌不择路的狼狈。
   玲子一口气跑到了小河边站住,她慢慢地蹲下去,最后缩成一团,压抑的哭声刹那惊天动地。那哭声一片一片跌落河水,晃成明晃晃的光,闪着冷冷的眼。
   “爸爸,爸爸,你在哪里?”玲子的哭声划过天际,一颗流星刹那间跌落,它拖着柔亮的尾巴,慢慢消失在远方。
   “是你吗?爸爸,你在天上看见我了吗?妈妈不要我了,我恨那个男人……”玲子的喃喃细语惊飞了草丛中无数的萤火虫。
   后来怎样?玲子的记忆有些模糊了。只记得,后来叔叔和妈妈一起找到了她。
   “玲子和我们回家吧。”叔叔紧紧牵住她的手,她记得那手很是温暖,却被她狠狠地甩了出去。当玲子看到那个男人有些受伤的表情时,心里涌起报复后的快感。
   日子到底是有条不紊地走下去了。
   很长的时间里,陌生的叔叔成了外来入侵的“敌人”。玲子总是竖起浑身的刺想把对方戳得千疮百孔,奈何叔叔温温的性子竟像一团棉花,玲子所有的挑剔责难都落入他温柔的包容里,消失无迹。
   他对玲子极尽讨好,总会小心翼翼地看着玲子的脸色说话。偶尔,妈妈对玲子的态度表示生气。
   叔叔总是宽容地一笑说:“还只是孩子呀。”
   3.
   日子到底是好起来了。
   每个傍晚,叔叔提着水桶帮妈妈一起在河边洗衣服的时候,玲子不得不承认,妈妈脸上的笑容和天边的云霞一样柔和。
   那个夏天,叔叔在小院的门边栽下丝瓜。那些枝枝蔓蔓爬满青瓦白墙开出一片金黄的小花时,玲子不得不承认生活像一幅水粉画,粉嫩粉嫩的。
   夏天的丝瓜,细长鲜嫩,一个个垂下来,像一个个美丽的惊叹号。
   叔叔总是爬上梯子拿起剪刀把长长的丝瓜一只一只剪下来。篮子里的丝瓜一只一只叠上去,满满的,像玲子内心涌起满满的涟漪。
   在小院的门边,叔叔开辟了一小块田。芫荽、山药、四季豆、小白菜,一年四季不断。他把种子那么随手一洒,隔几天地里就会长出嫩嫩的苗,再隔几天就会出现低低矮矮的一片绿。有芫荽香香软软的叶,有四季豆攀爬的藤,还有小白菜探头探脑的水灵。
   那个夏天,玲子看到院子里的豆荚密密麻麻地垂落,叔叔拿着个篮子把四季豆一串一串地摘下。此时,笑容盛放在他的脸上,映着夕阳的余晖,灿烂柔和。
   第一次,玲子觉得这个男人其实不仅不讨厌,而且长得还是很帅的。
   4.
   其实,叔叔正式的工作是锯板师傅。
   在山那边的角落里,叔叔自己搭了简易的厂子,日夜忙碌着。锯木板的机器轰隆隆鸣响,像火车从铁轨那边呼啸而来。一根又一根粗壮的树干从他手中稳稳送出去,又被锯子稳稳地剖开,最后变成一块块整齐的木板。
   叔叔的手艺是极好的,锯出来的木板既平整又光滑。
   于是,玲子看到那些四面八方的乡人把木头源源不断地送过来,那高高堆砌的木头把叔叔的身影埋没。他总是戴着大口罩挥汗如雨地忙碌着。轰隆隆的机器声,飞扬的木屑粉,叔叔淹没在繁重的劳动里。
   很长的时间里,玲子对叔叔的回忆,都定格在那些木屑飞扬的模糊背影里。
   5.
   “玲子,把这些钱拿给你妈存起来。”叔叔每次从厂子里回来都会掏出一大把的钱。
   那些钱啊,皱皱的,有木屑粉,有汗湿味,还有各种各样的乡间泥土味。有一角的,有一元的,有十元的,还有百元的。玲子把钱小心翼翼地摊平,一张一张地叠好。数过钱的玲子,觉得自己浑身也是汗味、木屑粉的味。
   “玲子,我们今天吃什么呢?”尽管劳动的疲惫在叔叔的脸上如此显而易见,而他对玲子总是温柔地笑,有时甚至掏出一两样像模像样的小木墩子送给玲子。玲子一看总会乐得酒窝一闪又一闪的。
   “哇,这个像小狗,这个像小牛呢。”玲子捧着木墩子乐得露出了小白牙儿,叔叔也笑了。此刻,他的眉毛、头发、脸颊都沾满细密的木屑粉,一笑,那些细细的粉就会飘落,一粒,两粒,无数粒……
   过年,很快就到了。
   时间过得真是快啊!怎么就过年了呢?玲子想。
   是啊,叔叔来到这个家居然已经一年了。
   那天,叔叔早早地起床,他从菜场里拎回来两个大猪脚,用大锅煮大猪脚。当香气从锅里冒出来的时候,玲子才从梦中醒来。
   那一年,玲子的春节过得特别幸福。
   咬着叔叔煮的猪脚儿,吃着叔叔种的青菜,听着叔叔在门口噼噼啪啪的鞭炮声。
   玲子第一次觉得,幸福,其实离得那么近。(未完待续!)
  

来源/作者: www.66wc.com 
[责任编辑:张嘉丽]
打印本文】 【 】【关闭窗口
>> 评论内容
>> 图片新闻

热点回顾 >>24小时 每周 每月

原创专栏 >>

· 山风 
· 文学 
· 其他原创 

新闻搜索 >>

关键字:
类 别:

新闻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