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今日文成》发行投诉电话:67865416 67810777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专栏 >> 文学 ---- 回忆小牧童时的“烧烤”(散文)

回忆小牧童时的“烧烤”(散文)

http://l.66wc.com/system/2019/4/29/136046.html  2019/4/29 16:02:00  错误提交

  少时候,我常想,故乡和家乡到底有什么区别,后来经历多了,觉得也许离家乡久了,家乡就变成故乡了吧。你看诗圣李白抬头见到一轮明月,就会“低头思故乡”,“独在异乡为异客”的王维每逢佳节,就会想到远方的兄弟。


   作为一个长期飘泊在外游子的我,二十年前在外地一个单位上退休了,终于无事一身轻有空回了一趟故乡——刘基故里文成。此时改革开放的春风已吹了已近二十年了,一下车只见昔日破败落后小县城,处处高楼林立,宽敞的县前街两旁绿树成荫,处处鸟语花香,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还不时看到一对对红男绿女依偎在街旁树荫下专为游人走累了而设的靠椅上窃窃私语。街上五花八门的商铺林立,各种吃的、穿的、用的、玩的商品,琳琅满目,应有尽有,看得我眼花缭乱,家乡变了,变得我有些不认识了,故人说“近乡情更怯”,而我却是觉得近乡更兴奋啊!


   因为我的父母早已去世,回乡第一站就是看望我那已白发上头的大哥。大哥住在离县城十几里的山上——百丈漈镇底大会村,百丈漈以前属山水相连的南田区管辖,人云“九都(南田)九条岭,条条透天顶(天顶湖)”,红枫古道(即大会岭)是其中的一条,以前百丈漈到县城不通公路,山民们常常把木柴、笋干、草药及瓜菜等山货翻山越岭,踩着陡峻崎岖不平的山路挑到县城去卖,再买点油、盐、酱、醋及咸带鱼之类的物品回去。现在可好了,百丈漈到县城早就有班车通行,听说大会岭红枫古道仅供游人登高赏枫用,整条道路铺上整齐划一的石板,途中还建了几个小驿站,有茶水供游人休息享用,每到红枫节,即霜降后枫叶最红的那几天,有成千上万的游客从温州、瑞安等地赶来登山赏枫,这成了文成旅游的一大亮点。曾经作为多次攀登高山驴友的我,一是想试试自己的脚力,二是想重拾儿时的记忆,于是我从县城附近的花园村出发,重新登上这条红枫古道,此时正是“莺飞草长”的四月天,虽然路上很少看到行人,更看不到“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的美景,却欣赏到古道两旁漫山遍野的如火如霞的映山红,还不时听到一对对黄鹂或布谷鸟在树上跳来跳去相互“对歌”的啼鸣声。


   此路,我少时候,只用了一个半小时就能登顶,如今我却走了二个多小时,真是岁月不饶人啊。


   到了大哥家正是中午时分,为了陪我,大哥还邀来几个我儿时的伙伴,这几个过去衣不蔽体,成年赤着足的小伙伴,如今都成了年过花甲却衣着光鲜的体面老人了。大哥的午餐十分丰盛,餐桌上除了鸡鸭猪肉外,还有过去山里人难得一见的大海虾,大螃蟹,小黄鱼,我问大哥,这些海鲜你是从哪里买的,大哥说,这些都是从本地农贸市场买的,现在交通方便,卖家早上起得早,到瑞安东山水产城采购来的海鲜,来回只要二个小时,我早上八点去农贸市场买时,这些螃蟹,大海虾都还是活蹦乱跳的,坐在我左边的儿时玩伴乌田说,你们城里人能吃到的,我们这里全都有……侄儿阿忠说:“现在城里农村没有两样了,本村过去因为穷,全村大部分青壮劳力都外出打工谋生了,自从县里响应习主席“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号召,发展全县生态旅游业后,现在外出的大部分都回来了,因为我们村有棵取之不尽的“摇钱树”——即全国闻名“中华第一高瀑”百丈漈景区,每天来此旅游的各方游客应接不暇。于是有的办起了农家乐,有的开起了咖啡馆,有的当起了导游……几年下来,大家的钱包都鼓了,这都是党的改革政策好啊……”


   大家边吃边说边笑,喝着大哥自酿的糯米酒,一杯一杯复一杯,众人对饮山花开,吃喝得不亦乐乎。而早就吃惯了城里海鲜等美味的我,唯独对餐桌上的一碗清煮的豌豆情有独钟,被我吃的几乎碗底朝天了,知我者,大哥也。

   我和大哥及席上几位儿时的伙伴都出生在解放前,那时候,家家过的都是衣不蔽体,食不裹腹的苦日子,我们到七、八岁,不但上不了学,还得为父母分忧,一年四季赤着足赶着家里的牛羊去山上放牧,在冬天里,因寒风刺骨,破衣单薄的我们,只得在山上去找来干柴枝烧起火堆相互取暖。然而,令我们最高兴的是春暖花开季节,不但牛羊在山上可以吃到青青的嫩草,而且我们这些从来在家里吃不到任何零食的小不点儿,也能吃上难得的“烧烤”了,解馋的办法是,几个小伙伴各人偷偷地到自家菜园里摘来一棒已成熟的豌豆,接着大家分工,一人去捡干柴枝,一人去砍一株小竹竿和两根小木棒,把小竹竿破开,然后削成一条条的细细的小篾丝,另外两人把剥出的豌豆一颗一颗串在篾丝上,做成一串串很像碧玉翡翠做成的项链,然后把两根小木棒插在地上搭成一个“人”字架,把豌豆串挂在“人”字架上,最后烧起火堆,慢慢地去烤,过了十多分钟,听到“扑哧扑哧”的声响,豆也就熟了。大家抢着吃(其实也不必抢,每人都能分到一串或二串)那种又酥又香味道,真的好吃极了,比如今城里的羊肉串要好吃得多。吃完后,小伙伴们互相对视,禁不住哈哈大笑——个个都成了“小包公”了,因为脸被烟火都熏得黑黑的。而嘴巴也吃的更黑。于是我们只得去找附近有水源的小溪坑,把脸洗干净了,不然回去被父母一顿责骂是免不了的。

   此时,太阳已经快下山了,牛羊也吃饱了,于是我们哼着“二小放牛”的曲儿,高高兴兴赶着牛羊回家了。

来源/作者: www.66wc.com 程斌
[责任编辑:张梭梭]
打印本文】 【 】【关闭窗口
>> 评论内容
>> 图片新闻

热点回顾 >>24小时 每周 每月

原创专栏 >>

· 山风 
· 文学 
· 其他原创 

新闻搜索 >>

关键字:
类 别:

新闻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