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今日文成》发行投诉电话:67865416 67810777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专栏 >> 文学 ---- 我更愿记录海浪青山(散文)

我更愿记录海浪青山(散文)

http://l.66wc.com/system/2019/7/1/136996.html  2019/7/1 9:59:00  错误提交

    在“旅”圈里,有这样的现象:“旅行”的“看不起”“旅游”的,骑行徒步“看不起”驾车的。我对川藏线上的骑行徒步也有着相似的向往。
    我爱旅行。
    尤其爱大海,爱高山。
    海浩瀚无边,波澜壮阔。我第一次走出这一片角隅就是去平潭岛,看海。晚上六点开始乘车,经历高速上六个小时的不眠之行,车窗外的风光从密林变作良田,又由良田变作树丛,再是逐渐显现出江流、大海。飞跃过一条大桥便是海风阵阵的海岛。晚上的海风利用了防水帆布内在的柔软,拍打着帐篷。整宿难眠。
    从台湾海峡涌来的浪,淘尽岸滩,大朵大朵的白浪撞碎在怪石上。浪潮退得越疾,重返之势越是迅猛,弓起的背上闪着毒蛇鳞甲般的光,五步蛇的角上毫无生气的白色也越是惊人心魄。扎在沙滩下的海石堪堪抵挡住了海浪的冲刷,隐忍着漠视敌人的冷血淋下。海涛的残雾弥漫在岸的这头,岸的那头,遥隔着一湾浅浅的海峡,将一座纠结的岛隐在身后,就连自己也只能在缝隙中窥见一条朦胧的短线,可望而难即。在灯塔边,享受着自然的厚礼,我仿佛感受到了岸那边同样怦然跳动的心,与她一起,被折服在海的大气磅礴中。
    山,顶天立地,直入云霄。我曾经登顶棋盘山。在左摇右摆的颠簸后,才在山路的九曲十八弯中透口气,在针叶的掩映下看见山峰。从棋盘山群的山腰上就可以向下俯瞰山峦。山道并非起步于陡峭的主峰脚下,而是从侧峰下开始蜿蜒向上,绕过座座山头,再沿主峰脊线向上,才到棋盘山巅。山脚下是青翠竹林,竹林再向上渐变成了松林。脚下是松软的松针在山道上铺就的适足的地毯。再向上,松树渐少,而怪石奇岩更多。走了一万多步后,登峰亭而望,仅棋盘山群一脉能与主峰齐肩,远处群山皆次于棋盘山主峰远之又远。一览之下,无可遁影。伸手可及天穹云端,俯瞰万物,尽在眼前。浩荡大气,震动心神。
    不记录如此大气景观,实在可惜。自然山海的魅力,让我更愿意记录海浪青山。
    但若是旅游,不同于旅行,往往是在有意无意中随别人安排的风景。心中倒映出的的风景名胜才更有震动,而并非所有人都会被同一景观触动。何况与一群萍水相逢的陌生人旅游,在山巅海岸不能长啸,见“不贤”而不能制止,这样的窒闷感,足以破坏人与景的共鸣。正是因为扣动心弦的景各有不同,所以才要用自己独有的镜头角度捕捉扣人心弦的登山索道或是摄人心魄的巨浪。因此把照片浪费在做“证明”,却不多用镜头捕捉美,到以后再看着石碑前的自拍却忘了是什么打动自己实在可惜。光顾着“留念”却忘记了用镜头捕捉那个瞬间,要是再组织旅游团,雇导游,那旅程也没有什么趣味了。
    《中国国家地理》中记录了骑行、徒步“胡焕庸线”“边境线”“红线”“棱线”“脊线”、长城、京杭运河、永暑岛的经历。在人文与自然交织中徒步或是骑行。“用双脚丈量大地”,那是我的梦想与期盼——不仅是我也是所有旅友。

来源/作者: www.66wc.com 
[责任编辑:张梭梭]
打印本文】 【 】【关闭窗口
>> 评论内容
>> 图片新闻

热点回顾 >>24小时 每周 每月

原创专栏 >>

· 山风 
· 文学 
· 其他原创 

新闻搜索 >>

关键字:
类 别:

新闻专题 >>